<b id="bc9i7v"><div id="bc9i7v"><acronym id="bc9i7v"></acronym><center id="bc9i7v"></center><sup id="bc9i7v"></sup><sup id="bc9i7v"></sup></div></b><button id="bc9i7v"><tr id="bc9i7v"><b id="bc9i7v"></b></tr><pre id="bc9i7v"><option id="bc9i7v"></option><font id="bc9i7v"></font><tt id="bc9i7v"></tt><button id="bc9i7v"></button><tt id="bc9i7v"></tt></pre><sup id="bc9i7v"><ul id="bc9i7v"></ul><li id="bc9i7v"></li></sup></button><q id="bc9i7v"><dd id="bc9i7v"><th id="bc9i7v"></th><acronym id="bc9i7v"></acronym></dd></q>
    • <button id="iberj4"><table id="iberj4"></table><ul id="iberj4"></ul><tr id="iberj4"></tr><tbody id="iberj4"></tbody><table id="iberj4"></table></button><dt id="iberj4"><tt id="iberj4"></tt><tfoot id="iberj4"></tfoot><acronym id="iberj4"></acronym></dt><dt id="iberj4"><ins id="iberj4"></ins></dt><strong id="iberj4"><optgroup id="iberj4"></optgroup><big id="iberj4"></big><ins id="iberj4"></ins><select id="iberj4"></select><acronym id="iberj4"></acronym></strong><dd id="iberj4"><optgroup id="iberj4"></optgroup><del id="iberj4"></del><code id="iberj4"></code></dd>
    • <address id="iberj4"></address>
        <blockquote id="736m19"><table id="736m19"></table><u id="736m19"></u><ol id="736m19"></ol><li id="736m19"></li></blockquote><del id="736m19"><i id="736m19"></i><dt id="736m19"></dt><strike id="736m19"></strike></del><tr id="736m19"><em id="736m19"></em><tt id="736m19"></tt><tfoot id="736m19"></tfoot><optgroup id="736m19"></optgroup><dfn id="736m19"></dfn></tr><option id="736m19"><fieldset id="736m19"></fieldset><code id="736m19"></code><style id="736m19"></style></option>
          所在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管理層多舉措“降成本” 平價光伏時代還有多遠
          作者:于南 發布日期:2018-09-04 來源:證券日報

          業界傳聞,“國家能源局近期連續召集光伏行業協會、企業和專家座談,聽取各方對光伏行業發展意見,並形成了一份《光伏發電平價上網示範項目建設工作方案(草案)》(以下簡稱《方案》),准備在進一步聽取意見後正式發布。”

          根據相關報道,上述《方案》的主要內容可能包含:“光伏發電平價上網示範項目(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將于2018年10月前後開始申報,2019年3月前後開工,2019年9月30日前或者12月30日前並網發電。在此基礎上,首批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每個省份申報的規模可能在300MW-500MW左右。”

          這一消息立即在業界引發熱議,究其原因,在補貼退坡、限制新增規模的“531新政”發布影響下,即便無補貼,産業仍然期盼,“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通過進一步逼降非技術成本,令光伏發電項目投資“算的過來賬”,從而爲下半年的國內光伏應用市場注入新的活力。

          不過,8月30日,國家能源局綜合司就“山東省發改委提出的山東東營市河口區光伏發電市場化交易項目無需國家光伏發電補貼的請示”發布了一份題爲《國家能源局綜合司關于無需國家補貼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函》,其中,國家能源局綜合司表示,:山東省發改委的請示事項“具有一般性”,“對此類不需國家補貼的項目,各地可按照國家有關可再生能源政策,結合電力市場化改革,在落實土地和電網接納條件的前提下自行組織實施,並將項目情況及時抄送我局。”

          也正是這一函件的曝光,尤其是其中“不需補貼的項目,各地可自行組織實施”的描述,令業界對管理層主導的“有關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的《方案》”能否順利出台産生了懷疑。

          不過,筆者從相關分析人士處了解的信息顯示,“管理層研究、推動‘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的初衷就是通過示範爲各地光伏發電項目建設非技術成本樹立標杆,而在項目管理上,其完全可以將‘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做成一個單獨的池子,獨立于各地自行組織實施的項目。”

          那麽,這個“池子”能有多大呢?如果上述《方案》確實爲每省份安排了300MW-500MW的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裝機指標,那麽意味著,若按我國合計共有28個省、自治區(不含直轄市、特別行政區)推算,此輪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的裝機指標規模或將達到8.4GW-14GW;而另據了解,早在2018年6月15日,國家可再生能源中心與清華大學能源互聯網創新研究院聯合主辦的“去補貼光伏項目發展研討會”上,研討到的光伏項目規模約爲3.4GW。

          在業界看來,這一規模難以預測,就如同管理層推動無補貼光伏示範項目建設也的確面臨著諸多困難。晉能科技總經理楊立友博士向筆者表示,“無補貼項目的推進主要取決于電站開發商和投資商能否盈利。”

          長期從事光伏産業研究的分析人士向筆者介紹,各方想要在現階段推動無補貼光伏發電項目的建設,首先要進一步壓縮土地、並網及攤派、融資成本等光伏發電項目投資建設的非技術成本;而組件等關鍵設備價格也需要繼續下降,例如組件達到1.5元/W-1.8元/W,促進EPC價格低于3.75元/W水平;同時,無補貼項目是否可以考慮不設並網時間限制,給開發企業提供一定的操作空間;而結合電改,特別是分布式項目,只有依靠市場化交易,增加收益,才能夠在短期內激發分布式無補貼項目的投資熱情。

          事實上,“目前我國已經出現了部分地區工商業電價、大工業電價高于光伏標杆電價的情況,初步具備實現平價上網的基礎。”楊立友博士認爲。正信光電營銷總裁李倩也向筆者表示,“目前領跑者基地均出現了中標電價比當地燃煤標杆電價還要低的情況,這說明目前技術先進、資源條件好的部分項目已經實現了上網側平價。那麽全國範圍內的光伏項目何時可以實現平價,是大家都關注的問題。此次能源局意圖開展無補貼項目也是次試水。”

          可以肯定的是,在管理層的引導下,無論是無補貼光伏發電示範項目,還是各地自行組織實施的無補貼光伏發電項目,必將促進制造成本的降低、高性價比産品的推廣、非技術成本的控制,並從而爲下半年國內光伏市場注入活力,最終帶動中國光伏早日邁入平價上網時代。


          公司簡介

          國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國開新能源”)成立于2014年12月,是由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牽頭組建,光大金控、摩根士丹利、紅杉資本、中日節能等聯合參與投資的金融投資與實業管理平台。國開新能源是國開金融成立的第一...
          了解更多

          企業宣傳片